4月16日的周日下午

每隔几个月回到博客,其中再每隔几次把右边的链接挨个打开看看,大多数还停留在上一次看到的标题和照片。

我自己的文章也不往博客上贴了,前几天问到小刀,他还是帮我给这个域名续了费。现在在豆瓣或者知乎上贴文章,选的都是自己觉得“应该被更多人看到”的职务作品,谈谈野生动物,谈谈采访对象的个人生活。有些文章离开杂志自己的渠道之后,会另外引起一些关注,去年有几篇因为议题本身被反复转载,有朋友帮看了一下浏览量,单篇的累积阅读已经过了百万。挺好的,谈论穿山甲,谈论动物园的建设,也挺有意义的。

其他自己不想往网上贴的,算是对工作的一种沉没成本。往往这种沉没成本多了,我就会异常烦躁,抱怨连天,怀疑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。蜜月期早就过了,当初一起入职的同事正在一个接一个地离职。第一份正式的工作给人一种学校般的归属感,清明节小长假我去了新加坡,每天都是傻乎乎明媚的大太阳,最后一天从裕廊鸟类公园出来,正是黄昏时分,橘色的阳光斜射在这个绿化丰沛的城市里,出租车从高桥下飞快穿过,那种位移上的迅速穿梭突然让我感到不知身在何处。恍惚间又有点像去年在西雅图每天从城区到郊区来回坐车的路程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连续几天周转在同一个线路,熟悉的高速入口,熟悉的行道树,一个念头醒过来,还是不知身在何处。

于是我让自己去想次日就要归位的工作,想到此刻在北京刚刚结束的编辑会,意识到我再次坐在那里,熟悉的朋友已经都走了。

四年前为能否入职感到苦恼、焦虑和急迫的一群人都已经各奔东西了,好像所有人都转了学,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有点像两人关系处在紧张时期时去回忆最初暧昧的甜美时刻,品味到的都是怀疑。

1 Response

  1. 白桥 2017年07月22日 / 9:16 上午

    这里很好呀,偶尔过来看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