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家的李姐

4.pic周二的晚7点,我在宜家找了一个拉黑活儿的东北大姐。

宜家有大量黑送货工,在展厅里穿梭,凑过来低声问你“送不送货?”,他们能代下单,立刻送到家里,安装完再收费,要比宜家官方的时间灵活些。我在提货区见到李姐时,保安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赶她,我一搭话,李姐立刻抓到了稻草,理直气壮地带我走了。

李姐说话发音挺重,一听就是黑龙江人,一问果然是齐齐哈尔的。推箱子下楼的一路上都有各种大姐跟她打招呼:“哎妈呀今天行啊,整多少了这都。”——“那些是俺舅娘、大姑、老姨,都是俺家亲戚。”

说这句话时,我已经跟李姐在地下停车场待了20分钟,她老公还在外面安装回不来,李姐安抚我再等等。

你嗑瓜子儿不?李姐从兜里给我掏出来两把瓜子,我刚好买了个不锈钢大碗,就盛在碗里嗑。
你抽烟不?我想了想,决定说我不抽。

李姐自己点了根烟,一屁股坐在推车上,难得歇一会儿,她开始跟我聊起她的生活:3.pic

今儿生意还行,你这个是第三单了。工作日过来的都是诚心买货,不像周末,全是老人小孩,净搁那拿眼睛瞅,问他送不送货都不明白啥意思,一天都开不了张,吵得你脑瓜仁子疼!

我来的时间不长,刚半年,我就住在四元桥对面,离得老近了。房子每月600块钱,老潮了,电褥子得成天插着,晚上那给你冷的!遭老了罪了真是。

俺家亲戚都住那,别人来得早,租二楼能好点,我这时候来只剩下平房了。来得早的真好,赚着钱了也,上个月他们还买了貂,一起去河北买的,12个人去的,回来买了10件,剩下俩人都是小孩。穿貂不热,一楼就挺冷的,能穿住,那几天你看一楼送货的个个一身貂,还都有大金链子,东北人不都这样吗,有点钱就得瑟,夹个小包吃烧烤。

我是买不起,啥钱没赚着呢还。我就跟她们说我屋子太潮,放那都放坏了。

上礼拜我老公送货,送到二环里头去了,让交警逮着扣了3分,罚300块钱,这家伙给我整的憋气窝火的,我说你多大心啊,那还能躲过去啊?交警逮着不尅死你?俺们这大部分是外地牌子,有来得早的有北京牌子,俺家车是从老家运过来的,一般运一趟要2000多,我有亲戚做物流的,900块钱就运进来了。

俺俩真是来晚了,刚开始我也不知道这儿行,现在来了,一个馒头一个人吃啥样,人多吃了又啥样?

除了黑龙江的,河北干这个的少,河南的多。西红门那边的人也挺多,我想着在这边离得近,亲戚多,有个照应。

买宜家的不光是年轻人,啥样人都有。前两天有个女的,大眼毛子那么长,耷拉到这了,是假的,粘的。

那女的,老有气质了,我一看她就过去搭话,就知道指定能用!我这活儿就是交际,交际你就得看人。那女的是真好,不差钱,说多些就多些。你报个数,单子也不看,直接给你。她买了一个床,两个床头柜,一个茶几,到家了给她拆一个床,挪外屋去又安上了,给了1000块钱。不差事儿这女的,住三里屯SOHO,她租的房子。

这女的真有气质!

我现在也有回头客了,有个给韩国人做翻译的东北人,都是老乡照应照应,他到这来直接把单子给我,不差事儿,真好!7.pic

我明天要送个燕郊,一个柜子一个床,送过去给安上,600块钱。我兄弟媳妇儿今天拉了个大活儿,去河北保定,得两千多块钱。XXX媳妇儿今天也牛逼了,得打了将近3万来块钱的货,就宜家那老沙发就一万多。按百分之六七算,今儿她也得赚两千多。

我们赚钱全靠安装,要这玩意儿光送,也就一百多块钱,谁送啊?死沉的,没电梯都得往上扛。前几天有个买大衣柜的,两米三六,比人都高啊,我老公抗上去了,那他妈给俺俩累惨了。

安装都挺快,都是成手。我只能安小东西,就这比利书柜我能安。主要是我老公安。安装就是累腿,我老公那裤子都磨漏多少个了,现在我们专门卖贵人鸟那种折扣的,软和的裤子。干活儿都得搁地上跪着安啊,又跪又wei,那家伙磨的。

以前搁家我还能干啥,就种地呗!挣点钱多不容易。我婆婆现在在家看着孩子,隔辈儿管孩子,咋整也差些。以前我在家时候教她背诗,当时还会,这半年就全忘了。

现在孩子5岁了,查100个数都费劲,以前我搁家的时候,她不会查,到4那块就指定碰过去——1、2、3……6、7、8,查的乱马七糟啊!那天打电话,她奶奶说,给你妈查个数吧。结果孩子真从1给我查到100,我说哎妈呀!这给我大儿子厉害的。——晚上不睡觉,她奶奶就搂着她查数,查着查着就会了。

(北京)这个地方吧,不收外地孩子,上学前班收,大了,不要!要是把孩子整这来上学,以后就啥都妥了,孩子在这接触文化的不一样啊。没文化太可怕了。都不好好上学,结婚也早。俺们亲戚家孩子来得早的,赶上了就在这上了,没赶上的那些都在家,有的孩子大了,现在也跟我们一样在这干活儿。

我婆婆说,孩子在家也没事儿,认学就行。你说一个孩子没人逼着,那能多认学啊?我一想到我家孩子,那心啊……这孩子现在见着我都没反应。上次回去她爸说,妈妈在这呢,这不是妈妈吗?孩子就“嗯”一声,也不说别的。孩子只认她爸,奔着爸爸就抱过去了,她爸中间回去过一趟啊。

我现在没法跟孩子视频,家里是有网,但我婆婆不会用啊,婆婆用的都是老年机,小字儿看不清,智能机不行,整的我老上火了。

我跟我老公说,在这打工别的我不用,就是为了孩子。5.pic

我们这个活儿你看着没啥,其实有压力。每天11点过来,晚上干到后半夜。我在那一站,就觉得今天能打着活儿就行,要是一直不开张,看别打活儿我就着急啊,焦虑。人家找我说一起吃饭去吧,吃啥啊,我得把车送走我才能吃啊,要不我吃不下去。

有时候我在宜家吃,有时候去家乐福对付一口,不规律,人都熬完了,要不你咋整啊?

……

说到这,李姐的小舅回来了,我们已经等了40分钟,“我们一天打个活儿多难,哪舍得一下子就给别人拉了。”老公在外面安装,还得2小时,她只舍得把单子给亲舅舅,也不指望舅舅能还回来:“我这个舅舅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能供上自己就不错了。”

我上车前,又知道了这是李姐唯一的舅舅,她妈妈那辈儿有五个姐妹儿,就这么一个老疙瘩儿子,李姐的妈妈特别把这个弟弟当回事儿,“宝贝得跟我妈眼珠子似的。”

听到李姐说没文化生孩子早,我估算她年纪其实该跟我差不多,听她说话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——很多东北人有很高超的聊天技巧,抑扬顿挫,手到擒来地使用各种出人意料的比喻,如果今晚是他们夫妇到家里来,也许会度过一个更有趣的夜晚。

可惜眼珠子确实是技艺不精,他跟另一个男人到了我家,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手忙脚乱地组装好,书柜的钉子打错了,显眼地戳破了一块皮,对此毫无歉意。另一个书柜尺寸不合我没有安装,他拒绝减少安装费,我们(一对辽宁夫妇)跟他们(两个黑龙江中年男人)反复争执了几个回合,在相互激怒前终于扣掉了50块,眼珠子费了10分钟确认微信真的收到了钱,恨恨地走了。

结婚登记照

FullSizeRender

刚刚翻出结婚红底登记照的小纸袋,裁开后贴在日记本上了。

结婚登记照是在清华校园里,照澜院对面的华来照相馆拍的。

我们是8月6日去登记的,从纸袋上的时间(8月1日印,8月2日取)就知道整件事有多匆忙了。此前此后的时间我们各自都在出差,最后留给拍照只剩下那一天。华来照相馆特别小,王老师大一时候在这里拍过一张证件照,就此念念不忘,打保票说肯定好。

此前我一直说,我对结婚登记特别在乎,这张红底儿照片拍不好我一定会生气的。

到了照相馆,感觉实在不靠谱:小文印店一样不起眼,王老师骑车还骑过了,倒回来才找到门脸。换衣服在小院的仓房旁边,袋子放在落灰自行车的后座上,俩人偷情一样地挤着换完,就这么短短几秒,背上还被蚊子咬了个包。

拍照是个大姐,无甚出奇。

拍到一半,有游客一家三口进来给照相机买SD卡,一边买一边好奇地看我们,大概也疑惑,为什么有人在这种地方拍红底儿照吧?

妆是我自己画的,拍完基本看不出来,我熬夜写稿,眼睛有点发肿。王老师做了最大的准备是几天前去剪了个头。这张照片只花了36块钱,比微博上走红的小清新照相馆三四百块钱的套餐便宜多了,不用预约,不用跑到遥远的798,从家里骑车往返,半小时全拍完了。

最后这张照片发到群里,大家都说不错,我想过N次贴在朋友圈的反响,但最后也没贴出来,因为窦霄给我们拍的登记现场照片太好了。

所以很多事情也没有必要执念。6日凌晨的求婚没有戒指,我们大吵了一架,大半夜两三点我坐在床上哭。一早想到还是跟朋友们交代一下过程,也是跟起床气哼哼去上班的王老师一个安慰,写了一篇豆瓣日记,没想到一下子收到了一大堆赞扬的评论,看多了也被安慰得心气儿顺了。

戒指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俩的一个梗,一个遗憾会有另一个完美弥补,而我的记性和原则性,可能也没有我自以为的那么强。

周日馊掉了

这又是一个被拖延毁掉的周日。

早上从床上一跃而起,心情愉悦地洗了个澡,打开电脑,告诉自己“刷刷这个页面就关掉”,不停地拿起手机,又命令自己赶快放下。在鼠标的加速中,中午以2倍的速度到来了,于是开始翻冰箱,什么都没有,那就干脆烙一张饼吧。平时舍不得的做饭时间,此时都细致地撒在了面团里,为什么我总是擀不圆呢?

吃过午饭,照常是犯困时间,刚又喝了一杯白葡萄酒,微醺的感觉最好了。

看完这个人的微博就起床。

天又黑了,嘴里淡出鸟来,思前想后,下楼买点水果。

不再回应王老师“写多少了?”的询问。

被微信声儿搞得一惊一乍,开始紧张担心屏幕上出现“怎么样了”四个字,朋友圈看见老师说生病了,暗暗长出一口气。

这次真的没有斗地主,昨晚把客户端卸了。

“千思万想,不如打开word文档……”“先写个开头,文章会自己驱动你写下去……”““快点写吧,你还要写一辈子呢。……”

拖延的根本原因,是有一种“得写点什么好东西”的念头作祟,行动力横亘在这个跃跃欲试的念头,和真正的下笔的行文之间,好像把书桌上下所有能玩的东西摸一遍,这个道场就做出来了。不应该给自己架设那么端着的目标,一篇文章而已,非要让人喝个大彩么,写这个博客就挺容易的。